:::
首頁

「年輕學者典範」系列報導 陳一菁助理教授 研究挫折是轉機 端賴恆心與毅力

  • 陳一菁助理教授
成功大學生命科學系助理教授陳一菁大學讀的是財務金融,卻走上生物學研究之路,並已發表多篇論文,登載在頂尖的「科學」期刊。陳老師的求學與研究之路,正是引導仍徬徨在探索間的學生,一條走出去的道路,以及做學問的態度。

陳一菁助理教授在高中時期也曾徘迴「大學要讀什麼?」因不喜歡死板板的讀書,認為管理學院會較活潑,選擇就讀台大財金系。但讀了財金系後,專業科目成績都不怎樣,多數低空飛過,反而跨院選修的科目拿高分。「讀錯系了嗎?」有了這樣的念頭,就跨院選修與水利、大氣、海洋、森林相關的課程,探索喜歡什麼?

大三時她到農工系修水利生態工程,並有機會到吳富春教授的實驗室協助資料蒐集,對研究有了概念,也了解做學問的方法和態度,「不能僅看表面數據,必須要獨立思考,弄清楚後做詮釋。」這樣的經驗,讓她決定走研究之路,因對動物、森林相關課程有興趣,決定拚動物所。「讀財金系卻要考動物所」,陳一菁助理教授說,自己也知道不容易,花了3個月苦讀,考上台大動物所;如今想來,「應該是我這一輩子最認真的3個月」。

就讀台大動物所期間,投入動物與生態相關研究,並對氣候變遷影響生物的分布有興趣。但動物所畢業後卻面對人生最低潮,在動物所當助理期間,陪著母親抗癌,媽媽走了後她一度「失去動力」,有心往前進卻提不起勁。

好不容易走出來,先到資策會服務,接著到木柵動物園任職,負責國內外的動物交換工作;最後到台北市生態教育基金會,從事生態紀錄工作。「我需要有厚度的研究」,陳一菁助理教授體驗到不同的生態領域工作,但發現仍無法累積所想追求的知識,決定「走出去」,到英國約克大學攻讀生物學博士。

「結婚了卻要去國外讀博士」,心情有過掙扎,但因丈夫與公婆的體諒與支持,讓她往前衝。陳一菁助理教授形容去英國念書,「比去念動物所還困難」,讀財金卻念動物所,因為自己追求夢想,毫無負擔;但結婚兩年了,才要去國外念博士,且已不年輕,家人都希望她趕快生個孩子,「壓力真的很大」。

第一年省吃儉用,花了1百多萬,還好第2年申請到獎學金,才敢繼續念下去。不過,除了研究外,想快生個孩子的壓力也不小,讀了兩年後回台生子,但是要把孩子帶到英國?還是留在台灣,讓老公當奶爸?又是抉擇。最後決定讓丈夫好好當奶爸,出國前還為孩子準備了好幾個月糧食「母奶」。

回到約克大學讀書期間,陳一菁助理教授說,想的都是孩子,情緒都「卡卡的」,過程中她身為母親對孩子的思念與煎熬,難以想像。陳一菁助理教授說,即使難熬,一切都熬過去,也是未來研究路上,遇到障礙與挫折時能夠堅持的動力,也讓她更懂得要當個女科學家,如何在事業與家庭間求其平衡。

2011年拿到博士後,到中研院做博士後研究,2012任教成大生命科學系。陳一菁助理教授研究領域為氣候變遷生物學、巨觀生理生態、生物多樣性保育、歷史氣候。目前研究主題有氣候變遷下的生物反應、生物面對氣候變異的演化適應機制、生物多樣性-氣候變遷脆弱度評估以及熱帶雲霧林氣候重建及生態系服務。

過去國際學者就全球氣候變遷對生態影響,著重在溫帶,陳一菁助理教授就讀博士期間,與約克大學團隊首度以氣候變遷對熱帶生態系影響做大範圍研究,他們到馬來西亞婆羅洲神山研究過去40年來蛾類的分布,發現這些熱帶昆蟲因氣候變遷,往高海拔移動,2009年發表論文,登上SCIENCE科學期刊。

2011年發表論文,人類活動造成的氣候變遷已使全球生物分布快速改變,也因生物群聚快速改變,將造成不同層次的生物多樣性保育議題。2015年受矚目論文是,台灣霧林帶受到氣候改變及人為開發等影響,面臨極大壓力,近30年是過去5百年來,平均降雨量最少且極端事件最多的時期。

她和團隊在2016年提出短時間與長時間的環境變動因素,對生物的適應與分布有相反的影響,登載在科學期刊。2017年她與合作的國際團隊發表「氣候變遷與生物多樣性新面貌:對生態系統和人類福祉的影響(Biodiversity redistribution under climate change: impactson ecosystems and human well-being)」論文,再次刊載在科學期刊。

氣候變遷導致生物分布改變,不只影響生物,並全面影響生態系與人類生活,如作物產區或漁場持續改變,衝擊糧食安全、引起漁權衝突;病媒蚊活動範圍改變,挑戰公衛系統的應變能力等,甚至造成氣候反撲。陳一菁助理教授表示,要達成永續發展的目標,需正視「生物分布變遷」對現在及未來造成的影響,這是人類面對全球生態改變必需要做的準備。

在英國攻讀博士期間,是做中學,為研究架構知識體系,這和先修課程,有了根基再做研究不同。雖各有利弊,但陳一菁助理教授認為,做中學的優點是較能培養獨立思考能力,並且有創新想法與作法。

「大學生應思考『我的代表作是什麼?』修了一大堆課程,把時間塞滿滿的,但終究『不是自己的』。」她建議學生要多摸索、探究,鼓勵進研究室做專題,這樣做出來的成果,「才是自己的」。而老師除提供實驗室支援,就是多給學生鼓勵。

課堂上陳一菁助理教授常鼓勵學生,「你們的想法好棒,趕快行動!」因為只要找到合適的方法,有勇氣和決心就能達成。因此,當學生發現新東西,她會要求學生先建立目標,再提供協助。實驗的樂趣在探索,遇到關卡與挫折是家常便飯,陳一菁助理教授說,其實挫折都是轉機,端賴的是恆心與毅力,做研究也猶如「瞎子摸象」,但只要方向正確,片段拼湊起來就是所要的成果與目標。

「研究之路漫長與辛苦但不寂寞!」陳一菁助理教授說,當年到馬來西亞神山做野外調查前,花了半年時間準備,但上了海拔3千公尺的神山,卻遇到大雨,山洪暴發,設備、資料被沖走。在接近攝氏零度的氣溫中,僅著單薄衣物,原以為自己撐不下去,但有丈夫相陪,捱過最艱困的一夜,「雖是研究上的大挫折,卻也是研究之路最大的動力。」
(圖文/鄭惠仁)
維護單位 : 新聞中心
更新日期 : 2017-09-04
瀏覽數  
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
請輸入此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