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年輕學者典範」系列報導 投入太空科學研究 林建宏教授翻轉人生成為教授

  •  林建宏教授
研究太空科學,又是國立大學教授,一般人多認為應一定從小品學兼優的佼佼者,才有如此成就,但成大地球科學系教授林建宏則跌破大家的眼鏡,國小媽寶、國中打架、高中耍壞、大學愛玩,直到考上中央大學太空科學研究所並赴美深造,人生才有了大轉彎;林建宏教授翻轉人生的過程,充滿勵志傳奇。

「我從小就是那種爸媽過度保護的媽寶,人家最喜歡欺負。」林建宏教授不諱言自己小時候的糗事,雖然功課還不錯,卻是個書呆子,打起躲避球來,動作也像女生,常被取笑;到了國中被同學欺負,他還特地去學了空手道,希望打架別輸,從國一打到國三,才總算有打贏的時候;升上了高中,他開始學壞,坦言自己「什麼蠢事都幹過」,只差沒當小混混,更別提課業了,高一勉強還可維持在三十名左右,之後幾乎都是班上最後一名,高三若是沒有補考,還差點畢不了業。

那一年考大學,當然沒考上,第二年重考,才好不容易考上輔仁大學物理系,但他對唸物理其實沒興趣,整天只知道開著父母送給他的跑車趴趴走,功課自然被當得很厲害,直到大三暑假到美國遊學才發覺,原來美國大學生都是自己打工賺學費,而他什麼都不會,都是父母給錢,他才能衣食無缺,而且他們大二的考題,他竟沒有一題會,更加讓他覺得,自己跟美國大學生比起來,很羞愧。

這番醒悟,讓他開始有了美國夢,一心一意想在畢業後到美國讀書,朝運動播報方面發展,但這項雄心壯志,連母親都不看好,勸他留在台灣唸,這才延畢了一年,重新拿起書本,靠著自修,紮紮實實地從頭到尾認真唸,竟奇蹟似考上了中央大學太空科學研究所。

林建宏教授當時對物理並沒興趣,滿腦子仍期待到美國唸大眾傳播,以後能留在美國當NBA播報員,留在國內讀碩士,只是為了「洗成績」,方便以後申請美國學校,但唸著唸著,一方面因為大四時讀了美國著名物理學家費曼先生(Richard Philip Feynman)的書後,深受啟發,一方面是學習量子物理,發覺到物理的美,讓他逐漸對太空科學生產生濃厚興趣,也努力爭取到美國國家大氣研究中心以發明觀日望遠鏡的Newkirk博士為名的獎學金進行博士論文研究,成為中央大學與該研究中心第一個合作論文的博士生,大大打開了他的國際研究視野。

畢業後,林建宏教授在太空中心科學組前組長林進雄博士推薦下,進入國家太空中心,參與我國福爾摩沙衛星三號任務科學研究,2008年轉換跑道加入成大電漿與太空科學中心;目前林建宏在地科系任教,主持地殼變動與太空大氣耦合實驗室,帶領團隊持續進行太空科學的相關研究,包括發展太空天氣預報模式、福衛三號、GPS掩星觀測、高層大氣受地震、海嘯、颱風影響,同時林建宏的團隊也正在為國際矚目的福衛七號任務準備電離層資料系統。


他說,電離層太空天氣預報模式是指預報近地表以上(100-1000公里)的電離層電漿受到太陽風暴影響產生的擾動,進而對衛星通訊、GPS全球定位導航系統、電纜線造成影響;由於太陽風暴可能造成大停電、銀行、機場系統失靈,美國白宮及國會都將太空天氣視為對人類高科技生活的重要威脅,提出白皮書要求美國跨部會(海洋大氣總署、空軍、太空總署)提出針對毀滅性的太陽風暴的因應措施,歐洲各國乃至於聯合國也將太空天氣視為未來重要議題,台灣若能發展具備預報能力的太空天氣電離層預報模式,除了研究的挑戰之外,也具民生、外交意義。

他表示,這其中的關鍵是搭載太空GPS接收機、具備進行太空掩星觀測能力的福衛三號。掩星觀測深受國際重視,被美國科學院選為未來十年必須優先推展的任務,是美國、歐洲天氣預報、NASA、美國空軍都重視的重要大氣觀測技術,聯合國也因此成立了掩星小組,

「過去十五年中,全世界電離層掩星觀測總共有四百八十幾萬百筆,而福衛三號就貢獻了四百萬筆,超過九以上。」林建宏教授得意地說,可見台灣在太空科技的研究實力,已在國際占有一席之地;成大物理系過去在福衛二號的高空閃電研究已有世界知名的成果,而成大其實在各系,包括航太、測量、電機、地科都有太空相關的優秀教師,未來若能進行整合,相信在太空科技領域上一定會有更突破性的發展與貢獻。

只是,太空科學研究固然是很酷的一件事,但面對國際的學術競爭,卻也充滿了挑戰性,尤其福衛三號是台美合作的觀測衛星,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NSF)要求衛星資料要立即公開,台灣的科學家並無資料優先的優勢,林建宏教授和研究團隊往往是一拿到資料後,就輪班接力撰寫論文,只為了能搶先發表成果讓國際看見台灣,維護我國衛星任務在國際的領先地位。

回顧年少輕狂的荒唐歲月,林建宏教授知道自己因為對美國夢的高度熱情,讓他不放棄任何追夢的機會,能力受到肯定,才改寫了人生,如今當了老師,有時看到成大學生並沒有頂尖大學學生所具有的自信與意氣風發的企圖心,彷彿看到了昔日讀大學不知為何而讀的自己,讓他更能以過來人的感受來鼓舞學生,就像當年他考大學,把成大當第一志願考不上,如今卻當了成大教授一樣,人生的際遇變化很難講,把握每一個夢想的機會,就有翻身的希望。

他很慶幸自己能遇到劉正彥教授及Arthur Richmond 兩位指導教授,還有劉兆漢院士,在面臨挫折時,劉兆漢一句It happened,就讓他釋懷了不少;他期許自己也能扮演「拉人一把」的角色,傳授經驗,帶領學生在實際做研究的過程中,打破地科系長久以來「必須要會背」的迷思,從中體會地科研究的樂趣,因為整個太陽系除了太陽以外,都屬於地科範疇,土星、火星都是,甚至全世界最大的地科研究機構就是NASA,研究地科,與各國高手過招,絕對是一件又刺激又興奮的事。
(圖文/黃薇芬)
維護單位 : 新聞中心
更新日期 : 2017-09-19
瀏覽數  
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
請輸入此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