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夢想變身印地安那瓊斯 熊仲卿一頭栽進考古夢

  • 考古研究所助理教授熊仲卿
  • 考古研究所助理教授熊仲卿

因為國小時看了電影後把印地安那瓊斯當偶像,考古研究所助理教授熊仲卿一頭栽進了考古夢,在父母反對下持續堅持攻讀考古學科,同時修習英語、西班牙語與法語,「到現在我還是夢想變身印地安那瓊斯,但是在課堂上提到這號人物時,學生們卻不知道他是誰!」

 

2017年2月熊仲卿返台到成大擔任教職,教授「東南亞考古學」、「陶器分析」、「地理資訊系統」、「環境考古」等。20多年的考古理論與實務經驗中,熊仲卿回憶有次到東帝汶做田野調查,在東帝汶最東邊的懸崖峭壁,發現許多洞穴,裡頭有著紅色顏料的壁畫,研判是史前人類所為,這次近距離親身接觸讓他震憾且記憶猶新。「完全就是印地安那瓊斯的感覺了」,熊仲卿笑著說。

 

國小就幻想考古大冒險 用古物交易高市值說服家人

 

「在教室裡他是受學生尊敬的老師,擁有博士頭銜,精通多國語文,但他其實是個考古學家。換個場景,戴著牛仔帽、斜背肩包,手持皮鞭,在蛇池蟲穴中尋找珍貴古物,老是有壞蛋要破壞他的計畫,當然最後一定會化險危夷。忘了說,他身旁總是少不了美女!」這就是熊仲卿崇拜的電影《法櫃奇兵》三部曲中,最早由哈里遜.福特扮演的主角印地安那瓊斯。當年還是國小生的熊仲卿暗暗立下志願:「我要跟他一樣!」

 

熊仲卿浪漫的以為考古就像電影那般,要破解古文字、巴比倫文、埃及象形文字等,所以在填大學志願時,就以人類學系為優先選項,但父母開始反對,「唸考古會有出路嗎?」不過熊仲卿當年考試失常,於是選擇台大夜間部商學系就讀。

 

別以為他就此放棄了,熊仲卿白天仍到人類學系旁聽,還同時修習英語、西班牙語與法語,更在畢業退伍後,申請到美國華盛頓大學人類學系考古研究所攻讀,這時家人又表達反對意見,熊仲卿卻說:「全世界的古物交易市場市值僅次於毒品與軍火交易買賣,所以古物拍賣官的薪水會很高喔!」就用這招說服了父母。

 

親友拿古物求鑑定年代 考古學家完全就是一個冏字

 

在美國攻讀碩博士期間,熊仲卿終於發現考古學並非他想像中的浪漫,不是常常到遺跡探察,反而更強調理論、科學方法,在疑惑要不要繼續念下去的掙扎中,他一度返台工作,參與十三行博物館、訊塘埔文化遺址、台東史前博物館等計畫案。拿到博士後,評估台灣的考古界並不發達,熊仲卿決定前往中國工作,自薦到廣東中山大學人類學系研究東南亞方面的考古研究調查工作5年。

 

考古學家在家裡常面對的是親友們拿著收藏古物來請他鑑定年代、價值,完全就是一個冏字…。「這是台灣考古學失敗的地方,沒有讓大眾了解考古工作可以為社會、文化帶來什麼好處。」了解古代生產器物的工藝技術,是判別古物是否符合當時的技術或材料可製造的選項之一,熊仲卿說,考古可以挖掘並研究、保護文化資產,了解台灣在數千年前就有製陶製鐵等技術,進而知道這塊土地的歷史。

 

「有好奇心的人都會喜歡考古。」熊仲卿說,考古的魅力就在於人類對古物的好奇心,所以古物市場才會這麼大。「1件千年前唐朝製造的物品,在21世紀可以跟自己處在同一個時空內,代表這物品見證了歷史,這是最迷人之處。」他指出,成功大學校園本身就是一個大遺址,放大到台南這個城市也是台灣考古界重要的寶藏,是台灣最早都市化的地方,也是最早有聚落的地方,非常值得慢慢仔細的駐足品味。(撰文/葉佳彬、蔡育豪 圖片/蔡育豪攝影)

維護單位 : 新聞中心
更新日期 : 2018-01-08
瀏覽數  
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
請輸入此驗證碼
:::
即時新聞
即時影音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