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國立成功大學

:::

【校園守護人系列報導】成大駐警隊退休隊長蔡仲康 樂當校園巡守義工

「20多年來沒跟在台北的家人一起吃除夕團圓飯,今年退休了,終於可以與家人共渡除夕團圓的溫馨美好,春節9天連假都與家人相聚,這種感覺很輕鬆、 很愉快,但還是有點放不下….」,守護成大校園安全31年的駐警隊長蔡仲康,108年1月正式退休,開心過著天天星期天的日子,盡情享受騎重機、打籃球、旅行、訪友等自在生活;但,早已將成大當成另一個家的他,內心仍想著:「台南家裡有一台以前學校新春團拜摸彩得到的單車,三不五時要騎來逛成大校園,當個巡守義工。」

蔡仲康老家在台南,年輕時北漂闖盪,原以為會在台北落地生根,然而父親健康每況愈下,他不忍母親獨自照料,毅然回鄉,肩負起照顧年邁雙親的責任。76年參加成大駐衛警招考,同年7月34歲的蔡仲康成為成大駐警隊一員,開啟了守護校園安全的重責大任,直到65歲屆齡退休。

生活上蔡仲康總是勤務為先,校園為重,年節時常自願留守,自律自重、認真負責的態度贏得主管器重,83年升任駐警隊小隊長,89年前任隊長退休,他順理成章接任隊長職務,卻也從此不再嚐過重大節日、過年除夕、初一放假的滋味。雖然錯過很多與家人團聚的時光,但他強調,「身為主管不以身作則,怎能帶人。」

駐警不少人出身行伍,很多在退伍前有不錯的官階,自認經歷完整,服從性待加強,面對這些狀況,蔡仲康會先觀察其特質找適當時機化解,將零散的心一個個凝聚在一起。 曾有退伍的營長,屢屢出言不遜,某次大夥私下聚餐,該員不僅重提當年勇又大肆批評駐衛警工作,蔡仲康評估場合、時間都不至於讓對方太沒台階下,不客氣的直說「若真有能耐,怎不留在軍中發展,何必來成大當個小小駐衛警,即然當了駐衛警,就好好做份內事」,一句話,令對方面如提壺灌頂般看清現實。

對於有責任感的下屬蔡仲康也會用自己的方法特別鼓勵,在節日或對方生日時致贈卡片或小禮物,表達肯定與重視。另外,為保持同仁的警戒心,蔡仲康不只週間不定時到各校區查勤,週休二日或其他假日也騎著機車巡察校園、督勤,怠惰、未守紀律者均依情節輕重懲處,有表現者也不吝呈報記功嘉獎,賞罰分明,又不失溫暖的處事原則,讓成員多能克盡職守,做好份內之事。

曾與蔡隊長業務合作多年的學務處人員馮業達表示,蔡隊長極有責任感,校園遇到突發事件都會到場,從不會推拖今天休假、有事不方便,認真負責對職務的重視態度,在現在職場看來委實很不容易。

駐衛警蔡榮欽說,昔日老長官蔡仲康,是個公正的人。「我與蔡隊私交不錯,但上班時蔡隊長才不管有沒交情,一切依規定、依制度走,事情沒做好,照樣被K。」 雖然如此,蔡隊長也是一位會照顧下屬的長官,曾有同事因病休了很長的假,依規定考績會很糟,甚至可能丟工作,蔡隊長權衡後寬容處理。

多數人對駐警隊的印象是,駐守在校門口管制車輛進出,卻不知道他們工作繁雜的一面。防竊、注意宵小與可疑人士、校園巡邏、留心火災警示等只是基本工作,另外還要支援處理師生車禍事件、住宿學生病痛送醫、指揮交通以及其他臨時勤務。而民國7、80年代,駐衛警也包辦捕捉流浪狗、摘虎頭蜂,深夜勸離校外人士包括在成大約會的情侶、假日幫忙收信件等雜務。

蔡仲康還記得當年為了捉狗、摘虎頭蜂,特地請消防隊員來技術指導並製作工具,上陣時每個人都戰戰兢兢顫顫驚驚。摘虎頭蜂得在夜間動手,駐警同仁頭戴自製有厚紗網防護的斗笠,全身包的嚴密,先以塑膠袋套住蜂巢,樹下打強光,以引誘零星逃離的虎頭蜂,整個過程很緊張。抓狗則得趁機靈的狗兒正在打盹,當時還特別把流浪狗載到遠處野放。這些2、30年前的陳年舊事,在蔡仲康腦海裡依然鮮明、生動。

民國7、80年代在校園,深夜是不讓外人逗留的,駐警每天固定工作之一是晚上11時許,揹著探照燈到成功湖小島、榕園等較為隱密處巡查,多半會照到卿卿我我的情侶,還得好言好語請他們離開。蔡仲康透露,有一次竟照到其他處室同仁帶女友約會,實在有點小尷尬。

回顧31年來,每天要督導同仁,共同處理校園疑難雜症、維護校園安全,蔡仲康並不覺得累或是壓力大,反而覺得是老天爺每天都給機會做功德,看著校園師生平安,再喜樂不過了。很多人從工作崗位退休覺得卸下重擔,但對早已以成大為家的蔡仲康來說,反而有著一絲絲的失落。(撰文、攝影/孟慶慈 圖片/蔡仲康提供)
維護單位: 新聞中心
更新日期: 2019-09-18
瀏覽數:
:::

即時新聞

即時影音新聞